从一起货物运输合同纠纷看货损金额如何确定?

 货运知识           |    2018-09-28 12:27

导读

在货物运输合同关系中,承运人负有将货物从起运地点安全的运输到约定地点的义务,承运人对运输过程中货物的毁损、灭失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在货物运输过程中产生的货物毁损、灭失的赔偿额应如何计算呢?

汪志国:西南大学法律专业硕士研究生导师,渝中区十佳律师,重庆交通大学、重庆工商职业学院等高校兼职法学教授,重庆市律师协会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致公党党员,重庆电视台法制栏目嘉宾,重庆市人民调解员,公益律师,重庆合纵律师事务所管委会副主任、高级合伙人。

案件简介

      2011年12月25日,甲公司与乙公司签订《货物运输合同》一份,约定由乙公司在2012年1月1日至2012年12月31日期间承接甲公司部分货物的汽车运输业务。合同中约定了双方交货、付款、违约责任等权利义务。合同签订后,双方即开始按合同约定履行合同义务,2012年4月28日,甲公司向乙公司交付了运输货物,并形成五份《收货凭证》,其记载了运输货物的名称和数量。乙公司运输上述货物的车辆在2012年5月2日发生火灾,导致车辆及运输的货物受损。火灾事故发生后,乙公司将剩余的货物于2012年5月22日运抵目的地,逾期20天。

2012年6月1日,甲公司的工作人员郑某华与乙公司的工作人员柯某、陈某对运输货物进行了清理确认,并形成《2012年4月28日重庆物料调拨物料状态交接确认清单》,该清单记录了物料编码、物料说明、发货数量、已交货(合格入库)数量、评估可验证使用未入库数量、已清理判定不合格数量、无法清理数量。

争议焦点

     《合同法》第三百一十二条规定:“货物的毁损、灭失的赔偿额,当事人有约定的,按照其约定;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按照交付或者应当交付时货物到达地的市场价格计算。法律、行政法规对赔偿额的计算方法和赔偿限额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因此,货损金额本应按照货物到达地的市场价格计算,但本案的特殊之处在于,本案中的货物为甲公司自国外进口的电子元器件,这些电子元器件种类繁多,采购时间不一,且国内根本就没有同类的电子元器件,故难以评估货物到达地的市场价格,当然就无法依据该条规定确定货物的货损金额了。

      那么本案中货物的毁损的金额应如何计算?

被告意见

     乙公司认为:1、《2012年4月28日重庆物料调拨物料状态交接确认清单》上没有乙公司盖章,签字人员也没有获得公司的授权,签字行为不能约束乙公司;2、甲公司举示的购货合同53份中的价格不能确定是同时期市场的公允价格,也不是合同法规定的货物到达地的市场价格;3、关于货损价值金额可以通过鉴定的方式得出,甲公司在庭审中未申请鉴定,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4、以货物购买时的价格计算货损价值金额不符合《合同法》的规定,应以货物交付或者应当交付时的市场价值计算。

原告意见

      我们作为原告的代理律师,认为本案中无法确定货物交付交付时的市场价值,故应当根据甲公司提供的相关证据综合认定货损价值金额,具体理由如下:

      1、乙公司工作人员在“交接确认清单”上的签字行为应属职务行为,其法律后果应由乙公司承担。

在《2012年4月28日重庆物料调拨物料状态交接确认清单》上签字的人员是乙公司的工作人员,从签订到履行《货物运输合同》均代表乙公司履行职责,并有乙公司相应授权,该批货物抵达甲公司处时,也是此两人指挥承运车辆卸货并与甲公司工作人员就货物情况进行验收,最后在故其在“交接确认清单”上签字,其行为应当认定为职务行为,其法律后果应由乙公司承担。

2、甲公司已完成法定的货损举证义务,应当支持诉讼请求。

对于货物运输合同纠纷,有货损的,托运人按法律规定完成交付货物清单以及验收货物清单,其差额就是货物损失,即完成货损举证责任。在本案中,甲公司提交了《格力电器有限公司收货凭证》证明发货情况,《2012年4月28日重庆物料调拨物料状态交接确认清单》证明接货验收清点情况,以及《货物物料价值明细表》和该批货物的采购合同和发票从而证明两者的差额即是本案因承运人原因造成的货损情况。

3、本案中的货物到达地并无市场价格可供参照,也就无法鉴定货物到达地的市场价格。同时,甲公司已经完成举证,也无需申请鉴定。

由于本案中的货物为电子元器件,这些电子元器件均采购自国外,均系国内并无生产销售的电子元器件,也正是因为货物到达地并无相同的电子元器件销售,甲公司才只能从国外采购。因此,无法通过鉴定确定货物到达地的市场价格。

关于举证责任,甲公司认为已举证完成;乙公司要反驳,也可以提出鉴定申请,是否合理合法,由法院裁决!鉴定不是必经程序,如果法院认为现有证据已能认定货损价值,也不必进行费神费时费钱的鉴定。

4、本案中的货损金额只能按照货物购买时的价格确定,不应以本就没有的到达地市场价格确定。

由于本案中不存在到达地的市场价格,故只能按照货物购买时的价格确定。任何货物运输相对货物买卖都存在一定的时间滞后性,由于本案货物标的部份属于进口货物,半年的滞后时间是合理的,运输时双方都没有想到有货损,甲公司也没有想到乙公司运输过程中会造成货物毁损、灭失。本案中不应适用《合同法》第312条的规定,货物的价值可以通过证据确定。

判决观点

审理结果

      乙公司不服该判决,向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判决结果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推荐阅读:

“滔滔雄辩”是由司法部部级文明律师事务所、全国律协“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重庆合纵律师事务所主办。合纵律师秉承“尊严无价、合纵有情”的服务理念,恪守律师执业道德标准,努力实现公平正义的理想,真诚希望为社会各界提供更加高效、优质、深层次、全方位的法律服务!

【原创声明】“滔滔雄辩”原创文章由重庆合纵律师事务所律师供稿,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合纵律师事务所办公地址:重庆市江北区江北嘴金融城3号T1栋(聚贤街25号)16楼(轻轨6号线江北城站3号出口右后方一千米,公交黄花园大桥北站上行500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