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坤原创」最高院最新涉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典型案例对出口企业的警示

 新闻动态                     |    2018-08-11 15:32

「瀛坤原创」

赖健斌律师

瀛坤律所合伙人

赖健斌律师具有十年律师执业经验,长期致力于贸易及物流行业法律服务。其办理的案件类型主要涉及货物买卖合同纠纷、进出口代理合同纠纷、海事海商案件纠纷(尤其是无单放货纠纷、货代合同纠纷、涉滞期费/货损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租船合同纠纷、港口作业纠纷等案件)以及其他民商事纠纷。并长期担任多家贸易、物流、货代、码头等类型企业的常年法律顾问,对外贸公司、外综服务企业(外贸代理)、货代物流、及供应链企业的公司治理及法律风险防范具有深厚的实务经验,能高效、优质地为客户企业提供多方位的企业法律顾问服务。

最高院最新涉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典型案例对出口企业的警示

2018年8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2017年度十件海事诉讼典型案例,其中涉及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的案例共有三个,这三个案例恰好又都跟目的港无人提货有关,且判决结果都对出口方不利,应当引起出口企业重视。

第一个案例强调无人提货时,“如果变更运输合同难以实现或者将严重影响承运人正常营运,承运人可以拒绝托运人改港或者退运的请求,但应当及时通知托运人不能执行的原因”。

第二个案例强调“货物在目的港因超过存储期限无人提取而被海关当局作为弃货处理,承运人海德公司依法可以免除交付货物责任”。

第三个案例强调在目的港无人提货时,“留置货物仅为承运人主张债权的方式之一,承运人不留置货物并不影响其向托运人主张相关费用的权利”。

我们把这三个案例摘要出来,并予以解读,以期对出口企业相应的风险防范起到帮助。

1、浙江隆达不锈钢有限公司诉A.P.穆勒-马士基有限公司(A.P.Moller-Maersk A/S)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案

[基本案情]

2014年6月,隆达公司由中国宁波港出口一批不锈钢产品至斯里兰卡科伦坡港。隆达公司通过货运代理人向马士基公司订舱,涉案货物于同年6月28日出运。2014年7月9日,隆达公司通过货运代理人向马士基公司发邮件称,发现货物运错目的地要求改港或者退运。马士基公司于同日回复,因距货物抵达目的港不足2天,无法安排改港,如需退运则需与目的港确认后回复。次日,隆达公司的货运代理人询问货物是否可以原船带回。马士基公司当日回复“原船退回不具有操作性,货物在目的港卸货后,需要由现在的收货人在目的港清关后,再向当地海关申请退运。海关批准后,才可以安排退运事宜”。涉案货物于2014年7月12日左右到达目的港。2015年5月19日,隆达公司向马士基公司发邮件表示已按马士基公司要求申请退运,马士基公司随后告知隆达公司涉案货物已被拍卖。隆达公司向宁波海事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马士基公司赔偿其货物损失及相应利息。

[裁判结果]

宁波海事法院一审判决驳回隆达公司的诉讼请求,隆达公司提起上诉,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马士基公司赔偿隆达公司50%的货物损失及利息。马士基公司不服二审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最高人民法院再审认为:依据合同法第三百零八条的规定,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托运人享有请求变更合同的权利,同时也应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各方的权利和义务。如果变更运输合同难以实现或者将严重影响承运人正常营运,承运人可以拒绝托运人改港或者退运的请求,但应当及时通知托运人不能执行的原因。涉案运输方式为国际班轮运输,货物于2014年7月12日左右到达目的港,隆达公司于7月9日要求马士基公司改港或者退运,在距离船舶到达目的港只有两三天时间的情形下,马士基公司主张由于航程等原因无法安排改港、原船退回不具有操作性,客观合理。一审判决支持马士基公司的上述主张,符合公平原则,予以维持。隆达公司明知目的港无人提货而未采取措施处理,致使货物被海关拍卖,其举证也不足以证明马士基公司未尽到谨慎管货义务,二审法院判决马士基公司承担涉案货物一半的损失,缺乏事实依据,适用法律不当,应予纠正。

[典型意义]

合同法第三百零八条是否适用于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一直是理论研究与审判实务中争议很大的问题。本案再审判决紧紧围绕案件事实,依据合同法之公平原则,合理平衡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各方当事人之利益,确定了合同法第三百零八条适用于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一般规则,统一了相关纠纷的裁判尺度,为我国正在进行的海商法修订工作提供司法经验。再审改判支持了外方当事人的抗辩,表明人民法院严格适用法律,平等保护境内外当事人的合法权利,彰显我国良好的法治环境和营商环境。

[律师解读]

国际贸易中,有些进口国要求进口货物变更收货人或退运时,需要取得原收货人同意,或者需要原收货人先行办理进口清关再退运(如本案马士基公司的主张),在此情况下,要求承运人办理退运手续,确实有悖公平原则。该案例提醒出口企业在承接订单时也需要关注进口国的清关政策,以评判如何选择贸易结算方式,譬如在进口国对于货物退运或清关有特殊规定时,考虑前TT结算方式。在出现无人提货时,及时与承运人沟通处理,并考虑通过贸易纠纷向买方施压。

2、广州海德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与福建英达华工贸有限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案

[基本案情]

英达华公司委托海德公司运输一批照明设备至哥伦比亚。海德公司的授权代表向英达华公司签发了无船承运人提单,记载托运人为英达华公司,收货人为哥伦比亚国家电气进口有限公司,装货港为中国盐田港,卸货港为哥伦比亚布埃纳文图拉,船名和航次为“圣塔卡琳娜(Santacatarina)”轮429E航次,运费到付,运输方式为场到场(CY-CY)。货物运抵目的港后,涉案2个集装箱分别于2014年11月26日、12月9日空箱调度到中国上海。英达华公司仍持有涉案提单,且未收回全部货款。英达华公司向广州海事法院起诉主张海德公司无单放货,请求判令海德公司赔偿英达华公司货款及运杂费损失。海德公司抗辩称其并未向收货人交付货物,涉案货物系因在卸货港海关保税仓库超期存放,而被哥伦比亚海关依据法律规定作为弃货处理,海德公司依法无需承担责任。

[裁判结果]

广州海事法院一审认为,海德公司抗辩涉案货物因超过法律规定期限无人提货而被目的港海关作弃货处理,但其提交的哥伦比亚税务海关局的文件无原件核对,亦未办理公证认证手续,对该组证据不予采信。判决海德公司构成无单放货,赔偿英达华公司货款损失93622.3美元及其利息。海德公司不服,提起上诉,并提交了经认证的哥伦比亚税务海关局出具的相关文件作为证据。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根据海德公司二审补充提交的证据,可以认定涉案货物在目的港因超过存储期限无人提取而被海关当局作为弃货处理,承运人海德公司依法可以免除交付货物责任。二审改判驳回英达华公司的诉讼请求。

[典型意义]

本案为典型的海上货物运输合同货物交付纠纷,具有以下典型意义:第一,涉案货物运输的目的港在哥伦比亚,证明货物交付需要调取域外证据,难度较大。二审法院依法审查采信域外证据,认定海德公司不构成无单放货,判决驳回英达华公司的诉讼请求,实现了程序公正与实体公正的统一。第二,该案具有国际贸易商业风险提示意义,有利于促使国内出口商提升风险防范意识。境外买方未按时付款赎单,卖方在积极处理贸易纠纷的同时,也不能忽视自己作为提单持有人在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中的权利与义务。不适当地将贸易风险转嫁到运输领域,可能导致“钱货两空”,损失难以弥补。

[律师解读]

在集装箱运输中,托运人对于承运人无单放货的举证责任,一般仅需提供集装箱空箱流转的证据,即可初步证明货物已被无单放货。但是,如承运人有相反证据(譬如货物在目的港仓库、货物已被目的港海关或相关部门依法处置等)证明货物并未无单放货,则托运人应自行承担损失。因托运人和承运人对货物在目的港的状况严重信息不对称,承运人应有及时通知托运人货物在目的港状况的义务,以便托运人及时采取处置措施。当然,托运人也不应不适当地将贸易风险转嫁到运输领域。

3、招商局物流集团(天津)有限公司与以星综合航运有限公司、合肥索尔特化工有限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案。

[基本案情]

以色列以星航运公司与我国招商物流公司签订的订舱协议约定,招商物流公司委托以星航运公司作为其在天津的进出口货物运输承运人;若货物在目的港无人提取,招商物流公司将与托运人对因此给以星航运公司所造成的一切责任、后果和费用承担连带责任。2014年8月,招商物流公司委托以星航运公司将一个20尺集装箱货物从天津新港运至乌克兰敖德萨港。以星航运公司签发了托运人为索尔特公司的指示提单,提单载明了集装箱的免费使用期与超期收费标准。货物到港后,一直没有收货人持正本提单提货。后货物在目的港被销毁,以星航运公司为此支付了目的港产生的销毁费用、堆存费、装卸费等。以星航运公司提起本案诉讼,请求判令招商物流公司、索尔特公司连带赔偿其目的港各项费用及集装箱超期使用费等经济损失20310美元及利息。案件审理中,以星航运公司与招商物流公司均主张适用中国法律处理本案合同争议。

[裁判结果]

天津海事法院一审判令招商物流公司赔偿以星航运公司在目的港支付的货物处置费用及按照购置成本基础计算的集装箱超期使用费共计66152.52元人民币及利息,驳回以星航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招商物流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涉案提单系以星航运公司基于招商物流公司按照订舱协议提出的订舱要求所签发,虽提单记载托运人并非招商物流公司,但以星航运公司仍有权按照由订舱所形成的运输合同法律关系向订舱的托运人主张权利,当货物在目的港无人提货时,以星航运公司有权向合同相对方招商物流公司主张相应权利。承运人留置货物仅为其主张债权的方式之一,不留置货物并不影响承运人向托运人主张相关费用的权利。就货物销毁费用、堆存费、装卸费等损失,以星航运公司提交的在乌克兰目的港形成的相关证据经过公证认证,可相互印证。遂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终审后,招商物流公司主动履行了判决确定的义务。

[典型意义]

本案系一起发生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因目的港无人提货引起的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具有以下典型意义:一是明确了目的港无人提货给承运人造成损失的责任主体。在卸货港无人提取货物的情况下,承运人有权基于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向合同相对方托运人主张相应权利。二是明确了海商法第八十七条、第八十八条规定的承运人留置权并非其向托运人索赔的前置条件。留置货物仅为承运人主张债权的方式之一,承运人不留置货物并不影响其向托运人主张相关费用的权利。三是不把公证认证作为判断域外证据证明力的唯一标准,而是结合具体案情、域外证据种类、待证事实、可否与其他证据相互印证等因素,运用经验法则与逻辑推理,对域外证据进行综合认定,充分展示了“一带一路”建设背景下人民法院涉外商事海事审判的应有水平。

[律师解读]

在承运人向托运人追索目的港无人提货产生的费用时,托运人往往存在误区,认为:FOB业务下,订舱人是买方,应由买方承担无人提货责任;货款已经收到,目的港无人提货与托运人无关;承运人追索目的港费用应先处置货物,不足部分才能追偿;托运人已经向承运人确认弃货,目的港无人提货责任与其无关,等等诸如此类的误区。该案例警示托运人在无人提货时应及时主动采取处置措施,不能放任、消极对待。

因为专业,我们更加用心!

福建瀛坤律师事务所

福建瀛坤律师事务所是一家综合性、专业化、赋能型的律所。秉承为律师赋能,让律师回归专业的精神,进而为客户提供专业、高效、超值的法律服务。

综合性:瀛坤的服务范围涵盖公司治理、互联网、金融证券、刑事、房地产、知识产权、劳动争议、家族财富传承等16类法律业务,为客户提供全方位的法律事务解决方案;

专业化:瀛坤秉承“工匠”精神,打造8大专业课程体系,设置13个专业委员会,注重律师在细分领域的专业素养提升,竭诚为客户提供专业的法律服务;

赋能型:瀛坤以互联网思维发展律所,从专业提升、品牌塑造、市场营销、成本管控、风险管控、管家服务等6个维度为律师赋能,让律师回归专业,进而为客户赋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