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铁路运输法院知识产权案件集中管辖改革成果典型案例发布(三)

 新闻动态                 |    2018-09-27 17:08
第三专题

完善诉讼制度 破解三大难题

知识产权诉讼制度事关创新驱动发展战略顺利实施,对促进科技创新意义重大。面对当前知识产权诉讼中“举证难、周期长、赔偿低”的三大难题,南京铁路运输法院坚持知识产权侵权赔偿的市场价值导向,合理运用证据规则,减轻权利人举证负担,科学确定赔偿数额,不断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

原告常州卡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与被告软件谷稳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南京艾泽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上海蓝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案

【基本案情】

原告成立于2005年9月,系炮炮兵形象的著作权人。2015年10月2日,原告发现被告软件谷稳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稳石公司)经营的南京楚翘城(以下简称楚翘城)未经原告同意,使用炮炮兵动漫形象进行名为“楚翘城之天降奇兵”的主题展活动。活动期间,被告稳石公司在其经营区域张贴有炮炮兵动漫形象的海报,进行演出及游戏活动,并销售未经原告同意的擅自委托他人加工的炮炮兵动漫形象玩具。被告南京艾泽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艾泽公司)承租了被告上海蓝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伟公司)未经原告许可擅自制作的有炮炮兵卡通系列图像的动漫模型,并利用上述模型在楚翘城进行布展。

原告认为,被告稳石公司的上述行为侵犯了其署名权、复制权、发行权、展览权、信息网络传播权,被告艾泽公司侵犯了其署名权、展览权,被告蓝伟公司侵犯了其署名权、复制权。

【裁判结果】
1
原告卡米公司是涉案炮炮兵卡通形象的著作权人

卡通形象是创作者基于其独特创意、技巧及才华所产生的一种智力成果。创作者通过辛勤的劳动,赋予其特定的外貌形象和独具魅力的性格气质。如“炮炮”的外形特点为头戴绿色头盔,身穿绿色短裤,性格上有点坏有点调皮又有点勇敢,永不言败;“团团”头戴绿色帽子和一朵红色小花,拥有一头红色秀发,身穿红色长裙。该系列卡通形象蕴含着原创者的形象创意、动作创意、语音创意等多方面创意,独创性明显,且能够以有形形式复制,符合我国著作权法中“作品”的构成要件。本案中,原告卡米公司提供了炮炮兵系列卡通形象的著作权登记证书及合法出版物,在没有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可以认定原告卡米公司是炮炮兵系列卡通形象的著作权人。

关于原告主张的微信公众号推送文章中的摄影作品著作权,本院认为,经庭审比对,因原告提供的照片与被告使用的照片不能认定为同一摄影作品,故对于该部分其他活动现场的摄影作品著作权,原告无权主张。

2
被告稳石公司、艾泽公司、蓝伟公司的行为侵犯了原告卡米公司的著作权

卡通形象侵权通常表现为未经卡通形象合法权利人授权,而擅自使用该卡通形象从事商业赢利性活动。本案中,被告蓝伟公司未经权利人授权,出租炮炮兵卡通形象模型谋利;被告艾泽公司作为专业从事提供文化经济咨询服务、演出策划咨询服务的公司,通过从网络上下载图片的方式,将未获授权的炮炮兵卡通形象使用在海报、展板等平面宣传,并向蓝伟公司租赁立体模型对楚翘城进行布展;被告稳石公司未经许可,利用炮炮兵系列卡通形象通过宣传册、微信公众号推送、现场布展等方式吸引顾客到楚翘城参与活动,间接促进商业消费。

需要指出的,著作权对卡通形象的保护并不应仅仅局限于体现卡通角色同一服饰、发型及体态的外表特征的单个画面。众所周知,在实际使用中,卡通形象往往不是某一画面中的静态特征,只要能够体现卡通形象的基本特征,即使诸如表情、姿态等细微处有改动,但人们在看到改动之后的形象后仍会自然联想到为人们所熟知的某个特定形象的,此种行为仍应属于侵犯著作权的行为。

综上,原告诉称被告稳石公司侵犯了其复制权、发行权、展览权、信息网络传播权;被告艾泽公司侵犯了其展览权;被告蓝伟公司侵犯了其复制权,且三被告构成共同侵权。

关于原告主张三被告侵犯其署名权,本院认为,署名权系表明作者身份,在作品上署名的权利。该项权利系著作人身权的一种,主要解决谁为作品的作者这一问题。本案中,三被告使用炮炮兵卡通形象的行为并不涉及著作人身权的范畴,故原告主张署名权受到侵害本院不能认可。相应的,对于原告主张三被告登报致歉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3
三被告法律责任的承担

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权利人作品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本案中,现场布展的活动已经结束,但被告蓝伟公司提供的卡通模型应不属于一次性道具,故原告要求蓝伟公司立即销毁炮炮兵卡通形象模型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赔偿损失的责任承担

本院认为,投入巨大精力、财力的原创动漫企业主要依靠相关衍生产品来回收投资成本、直接获得利润。而大量的盗版以及衍生产品的仿制极大地减少了动漫产业的利润,同时使动漫产业减少了再创作的资金,从而限制了动漫产业的发展。另一方面,一个成功的卡通形象往往形成巨大的市场号召力。通过品牌授权等市场化运作就可以取得收益,而衍生产品的仿制也降低了卡通形象的品牌价值,权利人打造的卡通形象所延伸出来的市场份额,会被侵权产品所蚕食。因此,本案侵权赔偿额的考量应兼顾卡通形象的市场价值、侵权人的非法获利等因素。

首先,炮炮兵卡通形象的知名度。1、炮炮兵系列动漫作品连续三年分别获得第5届金龙奖原创漫画动画艺术大赛最佳手机动画奖,第6届金龙奖原创漫画动画艺术大赛最佳新媒体动画奖,第7届金龙奖原创漫画动画艺术大赛最佳网络动漫奖。2、“炮炮兵”形象荣获“中国十大卡通形象”。3、与腾讯公司合作,将“炮炮兵”形象作为QQ会员经典头像之一,QQ表情榜排名前列。可见,炮炮兵卡通形象已成为国内具有较高知名度的卡通形象。

其次,原告卡米公司在其他城市布展的收益。原告在天津大悦城布展17天,总收益42万余元。可见卡通形象衍生品市场能够为原告带来较高收益。

最后,各被告在共同侵权中的地位、作用基本相当。被告稳石公司作为整个布展活动的主办方、被告艾泽公司作为承办方,对整体布展起到了组织、策划的作用,且稳石公司收获了人气及潜在的商业机会;被告蓝伟公司提供了43个大型卡通模型,且不到庭参加诉讼,其侵权的主观故意明显。故三被告应共同连带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南京铁路运输法院作出一审判决

各方当事人均未提出上诉,一审判决已生效。

【专家点评】

未经权利人授权,擅自使用他人的卡通形象进行商业活动,在我国具有一定的普遍性。此类案件处理的关键在于:(1)卡通形象是否构成著作权法上的作品而受著作权保护;(2)卡通形象著作权侵权的认定。

本案判决在卡通形象是否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的认定方面,通过对涉案卡通形象“炮炮兵”的外貌形象和性格气质的分析,认为“炮炮兵”系列卡通形象蕴含着原创者的形象创意、动作创意、语音创意等多方面创意,独创性明显,且能够以有形形式复制,构成著作权法意义的“作品”。

在卡通形象著作权侵权认定方面,判决认为,著作权对卡通形象的保护并不应仅仅局限于体现卡通角色同一服饰、发型及体态的外表特征的单个画面,只要能够体现卡通形象的基本特征,即使诸如表情、姿态等细微处有改动,但人们在看到改动之后的形象后仍会自然联想到为人们所熟知的某个特定形象的,此种行为仍应属于侵犯著作权的行为。

该案判决在正确处理卡通形象著作权纠纷案例方面具有相当创新性。首先,在卡通形象的独创性认定方面,判决较好地结合涉案卡通形象的特征,对“炮炮兵”系列卡通形象中蕴含的形象创意、动作创意、语音创意等进行了合理分析与论证;其次,在卡通形象的著作权保护方面,判决认为卡通形象著作权保护范围除了及于相同的卡通形象外,还应包括那些即使在表情、姿态等方面有细微改动,但整体上仍能够体现卡通形象的基本特征并且人们看后会自然联想到该卡通形象的形象表达。该案的判决对于同类案件的处理具有相当的借鉴意义。

原告朱存辉与被告嘉兴市真真老老食品有限公司、浙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案

【基本案情】

原告朱存辉系手绘明信片“夫子庙”作品的作者,该手绘明信片是“我de南京”手绘明信片套系中的12张明信片之一,最早于2012年12月21日公开发表在现代快报B8版上坊间栏目一篇题为“手绘‘我de南京’明信片 简约美引来叫好声一片”的报道中。原告发现被告嘉兴市真真老老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真真老老公司)通过天猫平台销售的“经典肉粽大礼包”和“蛋黄肉粽大礼包”两款产品包装袋上使用的图案侵犯了原告“夫子庙”作品著作权,遂向我院起诉,请求判令被告嘉兴市真真老老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真真老老公司)立即停止生产、销售被控侵权产品,赔礼道歉,并同被告浙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猫公司)连带赔偿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支付的合理开支50万元。

被告真真老老公司辩称,其产品外包装上的图案虽与涉案权利作品有雷同,但不构成实质性相似,未侵犯原告著作权,原告主张的50万元损害赔偿没有法律依据,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诉请。

被告天猫公司辩称,天猫公司系依法注册从事互联网业务的平台,其在收到本案起诉状后,已第一时间进行了审查,并对涉嫌侵权产品进行了下架或断开链接,尽到了足够的注意义务,无需承担赔偿责任。

据原告陈述,“夫子庙”作品系使用几何图形简化抽象描述夫子庙景点特色的美术作品,图案左边体现的是魁光阁,右边体现的是马头墙、秦淮人家,中间的桥是文德桥,下面用线条表现流淌的秦淮河水;图案左上角表现的是秦淮灯会的烟花,右上角的月亮是根据夫子庙文德桥是最佳赏月点而设计;马头墙右边的图案是一串灯笼,桥两端的红点是装饰。被告真真老老公司则辩称,被告使用在涉案粽子外包装上的图案系2016年1月左右开始设计的,以展现“嘉兴粽”为特色。左边的塔是五层的嘉兴壕股塔,塔身呈深色;右边系结合嘉兴依河筑屋的风景特色,并模仿吴冠中水墨画里写意的房子图案及乌篷船;三座桥是乌镇著名的三洞曲型桥梁,以裹肉粽的金色麻线、裹蛋黄粽的黄色麻线绘制桥梁下面的小河;图案桥梁以上部位有两只剥开的粽子图案,并使用烟雾表现粽子飘香。同时,被告真真老老公司表示该公司设计人员通过网站搜索,有可能看到了类似原告作品的图片,可能存在借鉴,所以被告使用的图案与原告作品在元素组合、排布上有雷同之处。

另,被告真真老老公司在涉案侵权商品销售网络页面上,使用了“累计销量50万袋”“已爆售110万只”“已爆售20万只”等用语描述相应商品的销量。原告主张应将该描述内容作为确定侵权赔偿数额的参考因素,被告则认为上述用语仅系广告用语,不能反映涉案侵权商品的实际销量。

【裁判结果】

南京铁路运输法院认为,判断作品是否构成侵权,应从被诉作品的作者是否“接触”过权利作品,以及被诉作品与权利作品之间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两个方面加以判断。本案权利作品发表早于被诉侵权图案,且被告并不否认其设计人员可能借鉴过类似原告的作品,故可认定被告公司设计人员接触过权利作品。同时,被告公司使用的图案虽然在图案底色、线条颜色、线条长度、塔身高度、塔身颜色、拱桥数量等方面与原告“夫子庙”作品存在细微差异,但无论从绘画风格、整体构图,还是从线条走向、元素组合上,均与“夫子庙”作品高度相似,上述细微差异并不影响被告所使用图案与原告“夫子庙”作品构成实质性相似的整体视觉效果。综上,法院认定被诉侵权外包装图案侵犯了原告“夫子庙”作品的著作权。

而被告天猫公司作为第三方网络销售平台运营商,于2016年6月16日收到本院邮寄送达的诉讼材料后,已分别于2016年7月1日、7月21日对被诉侵权商品进行了下架或断开链接处理。该处理行为较为及时,且未使侵权行为的后果持续扩大,故法院认定天猫公司已尽到合理注意义务,无需对被告真真老老公司的侵权行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关于赔偿损失的数额。鉴于原告未能提供其因被侵权所受损失的证据,被告真真老老公司因侵权所获利益也未能精确计算,且原告明确主张依据被告在网络上宣传的商品销量作为法定赔偿的重要参考依据,故法院在适用法定赔偿确定赔偿数额时,着重考量了被告真真老老公司在天猫旗舰店上自我宣传的销售情况。根据被告在其天猫旗舰店的自我宣传,仅估算原告两次公证取证期间(2016年4月15日至2016年5月25日)真真老老公司宣传的销量,涉案“经典鲜肉粽”已销售110万只,换算成10只装的“经典肉粽大礼包”,即为11万袋;涉案“蛋黄肉粽”已销售20万只,换算成8只装的“蛋黄肉粽大礼包”,即为2.5万袋。按最低售价39元/袋计算,两款侵权商品的销售金额已达500余万元。被告真真老老公司作为一个商业主体,其在天猫旗舰店上的自我宣传应实事求是,实际反映相关商品的销售情况,合理引导消费者的消费行为。故法院综合考虑被告自行宣传的侵权商品销量等因素,全额支持了原告50万元的赔偿诉请。

嘉兴市真真老老食品有限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南京中院经审理认为,一审判决并无不当,遂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专家点评】

本案的亮点有二

第一个亮点

第一个亮点是网络平台在网店实施侵犯他人著作权行为时的责任问题。由于在大型的网络平台上存在着海量的商品交易,使得网络平台很难实时判断、监管某家网店所从事的销售行为是否会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权、商标权。换言之,在网络平台不存在过错的情况下,不构成侵权行为,只需要负担停止侵害的责任,无需负担损害赔偿责任。本案判决秉持了这一正确的立场。

━ ━ ━ ━ ━
第二个亮点

第二个亮点是涉及到在判断被害人损失时需要考虑的特别因素。在本案中,存在两个特殊问题。第一个特殊问题,是侵权人自己在商业宣传中所宣传的销售量是否可以作为认定实际销售量的依据。由于这样的宣传并不会发生在诉讼过程中,因此通常并不会构成自认。不过,这样的宣传足以导致举证责任的转移。本案的判决就暗含了这一判断。另一个特殊问题,是对他人作品、注册商标、装潢的利用,在侵权人的销售所得中所占的比例。只要不是单纯的盗版销售,仅仅是产品的包装上利用到他人的作品、注册商标、装潢,法官在确定侵权人的违法所得时都需要判断被侵害知识产权对于侵权人销售所得的贡献度。这一点,通常是由法官通过自由心证来决定。本案的裁判坚持了知识产权侵权赔偿的市场价值导向,合理运用证据规则、经济分析方法,全额支持了原告的诉讼请求,体现了对知识产权的严格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