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喜物流思想】连载之十一——物流安全篇

 货运路线     |    2018-10-10 16:55

卷十一 物流安全篇

随着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物流系统的设施设备日益改善,物流系统所承载的物资数量、品种不断增加,物流系统运作也更趋精细化,同时影响其正常运转导致不安全的因素也随之增加,从而对物流安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从一定意义上讲,物流科技越发展,物流运作安全越脆弱。物流安全不仅决定着物流的质量与成败,而且影响着物流服务对象的生存与发展。因此,必须对物流安全格外重视,悉心研究掌握其内在规律,以指导物流实践。

物流安全是实现物流系统正常运转的根本保证。物流系统能否按预定计划正常进行,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物流安全管理的效果。物流系统的正常运转,首先要保证各类物流人员的人身安全,倘若物流人员自身的安全都没有保障,何谈物流活动顺利开展?!物流系统的正常运转,还需要保证物流工作环境的安全,只有各类设备工具以及各种储存保管设施完好无损,才能使整个物流系统的计划、准备、实施、技术保障等各项活动有序运行。物流系统的正常运转,更需要保证各类物资的安全,只有在物流运转中物资不损坏、不变质、不丢失,才能保质保量地完成物流的任务。任何忽视物流安全的行为,都会造成危害。一旦发生事故,不仅造成物资的损坏、人员的伤亡,而且影响物流系统各项任务的完成,使整个物流活动陷入困境。

物流安全是实现物流系统保障效益的基础。物流系统强调综合集成和整体优化,势必要求系统中的每一个子系统、每一个环节都要保持正常的运转,以实现以最少的人力、物力、财力取得最大的保障效益。如果物流系统中的某一个子系统或者环节出现问题,势必影响整个系统的功能,从而造成巨大的浪费,更无保障效益可言。一次恶性事故造成的经济损失和社会影响,对物流系统未来的发展建设造成的危害是难以估量的。平时,物资的不安全会造成直接的经济损失;危机时刻,物资和物流人员的不安全,将会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因此,保证物流安全是物流系统取得良好效益最基本的条件。

物流安全是指预知物流系统运作过程中存在的固有或潜在的危险,以及为消除这些危险所采取的各种方法、手段和行动的总称。安全和危险是对立统一的,研究物流系统的安全程度,往往通过对物流系统产生危险或存在潜在危险因素的分析来确定。物流安全涉及面广,必须正确把握影响物流安全的因素。按照物流系统的构成来区分,影响物流安全的因素主要包括:人员、物资、设施设备、环境、信息、管理等。

人的因素。物流各类人员,特别是物流领导和业务管理人员是影响物流系统安全的主要因素。物流管理人员的思想觉悟、安全知识水平、作风养成情况、功能发挥状况以及发现事故隐患及解决处理问题的能力,都直接影响着物流系统的安全状态。物流操作人员的思想觉悟和技术水平,也是影响安全不可忽视的因素。人的不安全行为与不安全环境在某一个时空点上交汇时,必然会产生事故。

物资的因素。物资对物流安全的影响,主要是由其理化性质所决定的。为保障物资安全,要必须创备相配套的储存条件,采用适宜的装卸搬运方式及检查维护手段,只有按物资的理化性质进行物流运作,才能避免各类物资事故的发生。造成物资安全问题,不在于物资本身所具有的影响安全的某些理化性质,而在于管理者和使用者不深知其理化性质以及不能对其危险的理化性质实施有效的控制。

设施设备的因素。设施设备是物流系统安全运作的物质基础。设备设施结构合理、性能可靠,及时维修且状况良好,不超负荷运行,不违规使用,则能够保证物流系统的安全运作,反之,则可能导致事故的发生。

环境的因素。可分为自然因素和社会因素。自然因素,包括雷击、洪水、台风、温湿度、虫害等诸因素。倘若对上述因素不加控制,则可能导致物资、设施设备和人员发生事故。社会因素主要是指物流力量所在地的社情和疫情。社情复杂或治安情况不好,就可能出现物资被偷盗、仓库设施遭破坏,如果疫情严重,就会对物流人员的健康造成威胁。

信息的因素。信息是物流系统正常运转的重要条件,要保证物流信息正常地获取、处理、传输、控制和使用,防止物流信息被窃取、干扰、破坏。信息安全涉及专业的人才队伍、信息安全保障体系、信息系统的安全设计及网络信息安全等。信息保密是物流信息安全的重点,在资源共享过程中,应根据人员岗位的等级,确定涉密权限,对信息资源进行分类管理。

管理的因素。良好的管理是保证物流正常运行的重要条件。由于主客观原因所造成的管理不善,是危及物流安全的重要因素。在物流管理中,管理思想是否先进,管理制度是否健全,管理措施是否落实,管理秩序是否正规,都是影响物流安全的重要因素。安全管理的职能就是及时消除不安全因素,做好防盗、防火、防爆、防中毒、防自然灾害等,以保证人员、物资和设备的安全。

正确处理物流安全的六大关系,是保证物流系统正常运行的根本。一是人与物的关系。合理区分人与物在物流安全中的重点,在容易造成人员伤害的工作条件下,应强化对人的安全管理;在设施、设备和所储物资容易被损坏的情况下,要强化对物的安全管理。二是软与硬的关系。安全设施等硬件建设是物流安全工作的一个重要基础条件。如果硬件建设不行,要想确保安全就十分困难。但是单靠硬件建设并不能完全解决安全问题,必须加强软件建设,制定相应的规章制度和具体的管理措施。没有与硬件建设相配套的软件建设,再先进的安全设施也只能是“聋子的耳朵”。因此,物流安全既要搞好硬件建设,也要注重抓软件建设,只有“软硬兼施”,才能发挥良好作用。三是防与治的关系。处理好防与治的关系,对物流安全至关重要。以防为主,防治结合是必须遵循的原则。预防事故是物流安全的目标,但由于事故本身的偶然性较强,加之人们对事故原因的认识毕竟有限,完全避免事故的发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故发生以后,应当正确对待加强治理,切忌全盘否定。治理重在分清事故责任,查明原因,找到物流安全的薄弱环节,防止事故的再度发生。四是始与末的关系。物流安全是一项长期的工作,既要抓好物流安全的当前工作,又要处理好物流安全的长远建设,避免急功近利的短期行为和阶段效应。特别是在物流安全工作领导人和责任人更替的时候,要建立“安全工作交接班制度”,处理好始与末的关系,断不能给今后留下事故隐患。五是表与里的关系。物流安全既有相关制度、措施的制定又有具体的执行和落实。制度措施制定的合理完善,操作性和针对性强,才能成为物流安全工作的依据和指南,但是如果只是把它们贴在墙上,挂在嘴上,流于表面,还是难以发挥作用。因此,要紧紧抓住物流安全的本质,只有将各项制定措施落实到实际工作中,才能发挥其本质作用。否则,就可能 “表里不一”或“本末倒置”。六是疏与堵的关系。对于物流安全隐患必须疏堵结合,“疏”即通过系统的教育使物流人员真正认识到物流安全的重要性,掌握物流安全的专业知识,疏导化解可能发生的安全问题。“堵”则需要各级物流人员的自觉管理和密切配合,堵塞可能发生的漏洞,防患于未然。只有处理好疏与堵的关系,才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确立科学的物流安全工作思路。物流安全是一项长期性、经常性的工作,要有明确而科学的工作思路,区分工作阶段,抓好物流安全的落实。物流安全可以沿着定期分析安全形势、建立健全物流安全制度、加强全员安全思想教育、组织安全专业培训和演练、定期进行安全检查、制定安全措施方案、督促落实安全工作的思路,规范工作流程,逐步形成良性循环,不断提升物流安全工作的整体水平。

物流安全事故的发生,通常是由非安全环境的变化轨迹与非规范行为曲线相交所产生的。加强物流安全,必须科学认识事故条件与非规范行为之间的关系,进而有针对性的建立危机规避机制,如预警预报机制、自动排查机制等,控制事故条件发展至危机多发时空域,管控、诱导非规范行为远离事故多发条件,隔绝二者在安全危机多发时空域的恶性交错,才能彻底清除安全隐患,真正实现物流安全。

安全技术对物流系统具有支撑作用。以物流安全为中心内容展开的技术措施,对于确保物流质量,实现物流目标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特别是以物联网为核心的射频识别、传感器、智能芯片和无线传输网络等技术,将标识、感知、处理和信息传递等技术运用于物流安全,在防盗方面,扩大探测范围,提高探测的精确度;在消防方面,对易燃物资设置特殊的防护措施,对温度测试并加以防护,杜绝火灾隐患;在防雷、防静电方面,尤其在专用仓库广泛应用防雷防静电技术,进一步增加物流系统的安全性。安全技术作为方法手段,是安全作业、保证物流质量的必备条件。

倡导标本兼顾的辩证安全观。物流安全预防事故,既要诊治事故之标,又要研究事故之本,断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事故的成因,往往是多要素的,而诸因素之间又相互关联,唯有辩证地分析这些内在联系,找准事故产生的本质原因,才能对症下药,从根本上康复物流肌体。当然,在其表象十分严重的情况下,比如发生了火灾,我们理所当然应该先治表象,先将火扑灭,再寻其本质原因,采取有效的预防措施。

倡导预防为主的主动安全观。物流安全重在预防,而不是事后补救或查处事故责任人。物流事故的发生都要经历一个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如果在量变的过程中就能够发现事故的征兆,及时采取措施,事故的质变就能够避免。要积极倡导预防主动,善于发现事故苗头,主动捕捉事故苗头,找准物流安全工作的薄弱环节,变被动应付为主动预防,防患于未然。

倡导综合治理的系统安全观。物流安全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对整个物流系统中人、物和环境因素进行综合的分析,了解其在物流系统中的作用及影响物流系统安全的实质,找出物流系统中的危险因素,消除事故的隐患,实现物流系统安全的目的。如果把物流系统中某些事物的安全问题孤立起来看,往往难以全面把握事故隐患。把物流系统看作一个有机整体,使分散的部门、组织有机联系起来,分析系统内存在的危险因素,进而采取相应的措施,使物流系统综合达到最佳安全状态,共同实现系统安全目标,这是对传统分散安全观的一个新突破。

倡导良性循环的动态安全观。从积极预防事故的角度看,物流安全是一个动态变化的过程,即由预知危险和消除危险构成的循环过程。为保证物流系统人、财、物不受伤害或损失,首先要预知物流系统运作过程中存在的固有或潜在的危险,然后为消除这些危险采取各种方法、手段和行动,两者缺一不可。物流安全这种不断地去认识危险和防治灾害的过程,构成了一个动态的良性循环。静止的看待物流安全,刻舟求剑式地寻找安全措施,都是十分有害的。

战略储备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内容。战略储备具有调节国民经济重大失调,处理重大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备战备灾为人民的重要作用,是使国家的生存与发展免于危险或威胁的重要行为。战略储备体现了国家的实力,就像一把利剑,不仅示敌以强大,震慑敌胆,迫使敌方望而生畏,而且可以壮我军威,鼓我斗志,激我豪情。战略储备的重要性,决定了战略储备安全的深刻价值。对此,军地物流界决不可掉以轻心。

信用约束机制安全是社会物流运行的重要条件。社会物流是一种信用物流,如果没有信用约束机制,社会环境不安全,物流系统之间、企业之间就难以正常地进行物资利益的市场交换。只有真正建立一起具有信用的市场,形成有效地信用监督机制,物流诸方严格履行合同义务,才能保证社会物流运行中的利益安全与实现。加强物流经济行为约束的“无形的手”,才能确保社会物流的公平与守信。

安全评价系统是保证物流安全由低级向高级发展重要抓手。安全评价是由检查、分析、计价、修订、制定新方案(目标)构成的良性循环过程。安全评价系统的运行,需要针对物流系统运行的实际,构建合理的安全评估指标体系,明确评估方法,量化评估结果,确保安全评估结果具备科学性、准确性和对现实工作的指导性,使物流系统逐步达到最佳安全状态,实现物流安全由低到高的发展。

以法管流,依法治流,乃是物流安全的基本发展趋势。也是物流安全思想的重要体现。健康的法制环境,是物流安全运行的可靠保障。无法可依,或有法不依,执法不严,则物流活动必然陷入无序混乱状态,而这种无序混乱状态的物流,势必给社会造成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