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法务》71期:退运有风险?“返航”需谨慎!——“物流案例篇”

 货运路线       |    2018-10-18 15:22

在国际贸易中,收货人没有提货的情形时有发生,此时退运可有效降低风险。但退运的关系纷繁复杂,这一过程不仅牵扯到新旧两个运输关系,还要考虑到目的港的法律。如何使退运过程一帆风顺?这需要考验托运人的经验与智慧。在处理这一问题上需要细心而又准确的分析,否则会产生处置不当又承担额外费用的问题,导致吃力不讨好的局面。

案例一 

今年4月,广州某贸易公司向我司订舱,委托我司承运一批货物,从汕头到土耳其。我司作为承运人将货物运抵目的港后收货人迟迟未提货。6月,托运人通知我司安排货物退运事宜,我司将该想法向船公司和土耳其代理转达,但均被告知无法安排退运,且货物面临被海关拍卖的风险。我司在将上述情况告知托运人之后,托运人告知我司若不安排退运,将向我司进行索赔。

问:我公司是否可以安排退运?若不安排退运是否应向托运人承担赔偿责任?

   案例二  

去年我司安排一批货物运往墨西哥,承运人为某集装箱运输公司,涉案货物运抵目的港后国外买家放弃该票货物,但我司向某集装箱运输公司明确已在洽谈新的买家,要求某集装箱运输公司配合在目的港更改收货人操作。今年初,某集装箱运输公司将涉案货物进行退运,并于1月15日通知我司退运事宜,要求我司于2月6日前至码头办理提货手续。货物在退运到港后,某集装箱运输公司向我司发出催收函,要求其尽快支付相关费用。

问:某集装箱运输公司是否有权将我司(A货代公司)货物进行退运?产生的费用由谁承担?

   律师解析 

以上问题属于海上货物运输中的退运法律问题。我国对货物退运问题没有明确规定。在实际操作中,退运的行为不仅要符合目的港的法律规定,还要收货人或者承运人进行配合,稍有不慎,可能导致货物无法退运,还要因此承担额外的费用。故确定一票货物能否进行退运,应针对相关法律及实施的可能性进行判断,避免出现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局面。

   一  货物能否退运应取决于目的港法律

海上国际货物运输,是货物从出口港转移至目的港的过程,在经过出口报关、进口清关后,将货物从出口国司法管辖转移至进口国司法管辖。一旦国际货物进入目的港,承运人对货物的管理、处分等行为,都需要遵守目的港所在国的法律规定。案例一中货物退运事宜能否安排、如何安排,不取决于承运人,而由当地法律法规决定。

根据《海商法》,在货物装船开航之后,并未明确规定承运人具有安排货物退运的义务。因此,在海上货物运输中,作为变更合同方式的退运请求,托运人没有最终决定权,在托运人与承运人就货物退运事宜达成新的合同之后,托运人的退运请求才有可能实现。在案例一中,在货物抵达目的港尚未交付的情况下,托运人无权单方要求承运人承担退运责任或赔偿因未退运所造成的损失。

   二  集装箱运输公司应对擅自退运产生的责任进行承担

在案例二中,A货代公司将涉案货物在目的港进行转卖的意图十分明显,而非要求退运。集装箱运输公司将涉案货物进行退运未经A货代公司指示,属擅自退运;这种行为也不属于防止损失扩大的合理减损措施;所以集装箱运输公司将A货代公司的货物进行退运于法无据。集装箱运输公司未经A货代公司指示擅自将货物退运,违背了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根本目的,因此产生的退运运费和退运后目的港后产生的相关费用,系因集装箱运输公司自身的不合理行为导致,应由集装箱运输公司自行承担。

上述法律问题属于本团队《货代物流*风险防范》系列培训课程之货代企业处理“无人提货”纠纷的措施的法律培训课程。欢迎预约培训课程!

●本文已授权《中国航务周刊》独家发表。其他合作媒体,请另行约稿 。   

●《律师信箱》从28期起,更名为《物流法务》,刊物内容、主旨、文体不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