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工种 发展的足迹】货运送票员:消失了的“飞鸽传书”

 货运路线       |    2018-08-19 06:29

本报记者李港兴 实习记者张夏婵 通讯员李红志 杨金诚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来中国铁路以不断刷新的中国速度,映射着时代的进步与变迁。从绿皮车到复兴号、从纸质票据到电子票据、从窗口买票到网上购票……改革开放催生铁路一系列深刻变革的同时,一些传统事物逐渐被淹没在岁月,走向消亡。即日起,本报开设“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消失的工种  发展的足迹”栏目,通过对已消失或行将消失的工种进行追溯式报道,折射铁路近40年来发生的广泛而深刻的变化,回望波澜壮阔的发展历程,凝聚汲取智慧、继续前行的力量。敬请关注。

——编   者

通讯员李红志 摄

一顶摩托安全帽,一本票据交接本,一副老花镜,是湛江货运中心茂名货运营业所送票员古仁进上班的标准装备。骑着摩托车穿梭在无数个日晒雨淋的工作日,往返于车站、货运营业所、工业站,像飞鸽传书一样,把一张张货票送到目的地。现在虽然货运送票员这个工种已经消失,古仁进也已经转岗。然而他那副送票员的标志性装扮与尽职尽责的工作态度一直留存在大伙儿心中。

古仁进是铁道兵出身,转业后,先是从事调车工作,2010年来到货运部门担任货运送票员。货运送票员是一个负责连接多个岗点的工种,他们常年奔波于车站车号员、货运调度员、货场值班员、货场核算员、工业站交接员、专用线货运员等岗位之间办理票据交接签认,负责票据的传递及保管工作。

通讯员李红志 摄

古仁进每次交接票据的时候都会非常仔细,戴上老花镜,从货运调度员那里接过票据,舔舔食指,顺着票据正面数一遍,把票据翻过来再数一遍。与货运调度员核对过票据总数后,将每份票据的车号,填进票据交接本。古仁进用右手写字,左手翻动票据,像小学生一样一笔一划认真抄写车号,确保每次票据交接无误。最后,把票据用橡皮筋卷好,藏进票据袋中,轻轻拍拍,露出满意的笑容。在核算票房签收发送票据时,总有人问他,票据都数好了,你就省点功夫,直接在交接本上签个字,拿着就走吧,别耽误了开车时间。古仁进总是一本正经回答道:“这怎么行,越是赶时间越要仔细,我自己清点过票据,心里也落个踏实,宁愿多花一分钟也不能出错一张票呀。”

通讯员李红志 摄

由于工作需要,古仁进常常骑着摩托车穿梭在大街小巷,第一时间送上所需的票据。在货运繁忙季节,他每天要送10多趟票据,如果要到远的地方送票,有时一骑就是2个多小时。大热天,为了能够快点把票据送到车站,不耽误货主发货,他要一整天在暴晒中骑行,回到家脱下湿透了的汗衫,一抹后背刮下一层薄皮,火辣辣的疼。

2012年8月的一天,台风“启德”登陆,外面风疾雨骤。当天值班的古仁进突然接到把票据送到车站的交接任务。时间紧急,他穿上雨衣,把票据仔仔细细包好,揣在怀里,骑着爱车就冲进了雨夜里。等他到达目的地,衣服已经湿透。当他小心翼翼地掏出怀里的票据发现滴雨未沾,还尚带体温,淌着雨水的脸上露出了微笑。当车站人员接过票据,调笑说:“老古,你浑身湿透了,票据却一点没湿,你是把它当作心肝宝贝啦!”古仁进只是回应地笑了笑,在他心里,能够顺利地完成票据交接工作,让每一趟货运列车安全发出,就是最开心的事。

通讯员李红志 摄

随着铁路货运的飞速发展,2017年12月1日,铁路货运票据开始电子化改革,所有货运票据取消手工填记,逐渐实现无纸化办公,传统的纸质货票渐渐退出历史舞台。货运送票员这一工种便也完成了光荣使命,退出人们的视野。古仁进也正式告别坚守多年的送票员岗位,被安排到新的岗位上。

那一天,古仁进送完最后一次货票后,依依不舍地抚摸着陪伴多年的爱车,最后一次把票据交接本起皱的封面抚平,放进办公室的抽屉后,略带惆怅地自嘲道:“我这个老古董,跟不上新时代了,只能被新时代推着往前走了。”

虽然告别了喜爱的工作,但老古对铁路货运电子化票据使用却赞不绝口,“现在的电子货票都通过线上传递,准确率、效率都比纸质货票跟车走要高得多,人力物力都省了不少啊,这是铁路货运组织改革的好成果。”

虽然已经转岗,古仁进还是对以前送票的日子念念不忘。闲暇时间,他会拿出以前拍下的票据照片,看了一遍又一遍,忍不住发出感慨,现在时代发展越来越快,虽然已经没有送票员岗位了,但以前送票的日子常常在脑海浮现,成为他人生记忆里不可磨灭的一部分。